您现在的位置:

心情日记 >

窗外――笔砚先生

丹,你还好吗?过了一年之久,我想这是我最想说的话。离开你之后我没有过得更好,生活忙碌中更多了一些颓废,我想忙起来是好的,起码不会那么闲。这样也就不会每天都去思念你了,生活周而复始,每天都习以为常,经历了春华秋实,再到这一年的末尾才发现还是一样的思念着你,正如笔砚的这封信一样――窗外
丹,近来你的生活怎么样了,会不会还是一样的为了生活每天忙碌着。回想起当初我的沉默离去,可能到了今天你才能清楚为什么我无声无息退出你的生活,不过以我对你的了解,你的睿智应该早早想的到。你也应该会有所不舍,不然也不会在我离去几个月之后,还是一样回复我偶尔的短消息。
我想给你朝九晚五的平淡安全感,却不料我们原本就是从一段错误的时间相识相知。在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我听着一首很忧伤的音乐,我想这更能表露我在深夜思念你的那份惆怅。其实说心里话,离开你的每一天我都有在思念你,尽管同在一个城市,我却是感觉咫尺天涯,其实每天都思念着你的感觉的确是很煎熬,更多的是不敢去见你,我怕开了头就再也忍不住不去见你,这份情感可能也有一直压抑着的原因存在。从最初心疼的难以形容,到现在更是无法去诉说,我想这份感情已然是我无法释怀的了,尽管我在反复折磨中练习惯性失去,练习逐渐释怀不去想你,但我想梦里一如既往的思念着你,这是心不会骗我的。
南阳医专一附院癫痫科预约电话 style="font-family: 微软雅黑;color: rgb(255, 255, 255);letter-spacing: 0;font-size: 14px;background: rgb(62, 6, 75)">窗外已然是大雪满地寒风凛冽,就好像我们当初相识的时候那样寒冷,但那时候还是很温暖的,起码还能揽你入怀享受着怀里的充实与心里的满足。你应该是理解我承受着的悲痛,我也一样理解着你承担的委屈。岁月带给了你皱纹也带给了你睿智,有时候我也在想当初自己怎么就那么高冷,不食人间烟火一般不爱理你,以致于到后来是这么不舍。从照片看来你还是留着一头长发,现在的你还会不会每天细细的打理那,淡妆有没有卸掉?我从未对哪个女人不遗余力的去付出感情,遇见你之后带给了我对事物更多的认知,胡渣开始显得茂密了,也开始把每晚点燃一根烟再去睡觉养成了习惯。就像我说的,只有在经历许多个夜晚后才知道谁是你最大的烟瘾。
写这封信的时候我是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我梦到你原来一直在我身边我未曾发觉,我梦到你过得不像以前那么好,但却舍得为我抛下世俗的牵绊了 ,我想这应该就是我心里的想法了。这封信我应该是不会让你看见的,不过这应该可以释放我心里对你的思念,或许把思念付诸到笔尖就是我唯一能爱你的方式了,毕竟我们注定了有缘无分,难道不是吗?
将这封信命名为窗外是我自己决定的,我一度想写一篇窗外,以前也写过这样一篇命题的文章,但总有些情节的不完整或是情怀的缺失。直到今天我抬头望了望窗外才发现到底是差在了哪里,原来缺失的是窗外没了我思念的人,没有了让我驻足的人。我在屋内独坐窗边看窗外你在何方,你在窗外看屋内我傻傻的模样。怎么区分是良性癫痫pacing: 0;font-size: 14px;background: rgb(62, 6, 75)">
我生的时候不被人所了解,死的时候同样带不走什么,我赤裸裸的来赤裸裸的走,带不走那一片云彩。正如以往翻阅过的一句话:我生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笑唯有我在哭,我死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哭唯有我在笑。
写下这么一句矫揉造作的话着实不是我的风格,其实我对很多事物都是很珍惜的,但是慢慢发觉越是珍惜越是溜走。就像感情里谁先认真谁就输了。但今无可否认,在和你的这段感情中我输得一败涂地,也输得再无他人能住在我心里。
本以为你找到了你的归宿,却不料你找到的只是你的归宿。你说,你可以为他平平淡淡也可以为他翻云覆雨,却不料相处的时间一长只剩下习惯。如今你就像是生活在我的回忆中,在那样一个你可以肆无忌惮的奔跑的地方,你可以不去想脚下是荆棘是泥泞,因为你知道即便摔倒我也不舍得让你疼。在这样一个地方的你不显得那么活灵活现,不显得能有你的温柔贤惠,你的大家闺秀你的小任性我都能一笑置之,原谅我当初没有理解你的小脾气,就像我曾说过:原本那样清澈的你混入了一丝爱情的幽蓝,才发现你原本是那样的鲜红。后来我更加能知道你的小脾气不是对谁都发,才看到我爱的你原本是那样贤惠。
中年癫痫病的症状: 微软雅黑;color: rgb(255, 255, 255);letter-spacing: 0;font-size: 14px;background: rgb(62, 6, 75)">说句心里话我真的好想你,原本有满腹苦水和一年以来的思念想要倾诉给你,但如果真的见到也许这些都说不出来,只能剩下一句我好想你,你还好吗,有没有每晚熬夜不睡,有没有在冬天发生感冒这件小事,有没有憔悴有没有不愉快……
记得在我出远门的时候你曾问过为什么那么不舍,当时还很戏谑的问了一句你想听什么。你应该都知道又何必问我那?请记得我的爱,在你远过花信年华之际,有个人是那么爱你,有个人在某个角落是那么的想要见你想要思念你,原本这些没什么,可却变成了奢求。 
丹,我端坐窗前静静点燃一根烟,你悄悄走过,你看我吸着烟吐着烟圈;我静静端坐,看你化了淡妆悄悄走远。


哈尔滨治癫痫病比较好的专科医院b(255, 255, 255);letter-spacing: 0;font-size: 14px;background: rgb(62, 6, 75)">
我该用什么来叫住你,止不住的思念一发不可收拾,这一份思念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淡化,反倒是愈发强烈。我该用什么叫住窗外的你不要悄悄走过,反复问自己始终找不到这样一个理由。可以是爱吗?想想并不可以,爱这样一个朦胧又清晰地字眼是拗不过生活的侵蚀的――毕竟我们都活在现实里,被社会这样一个大染坊慢慢染成了别的颜色。
毕竟我们有缘无份,我感叹天意弄人,更加为此感到一种深入骨子里的悲哀。
可叹可恨缘深浅,怨己怨天情难终。相逢已是难相识,只恨卿生我未生。
你驻足窗外看我在屋内徘徊,这时我正端坐屋内看你在外走远,如果这层纸捅破,我想只剩下一句:你还好吗?


© wx.emwbo.com  天脉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