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庸 俗-

  苏东坡那一年在瓜州任知府的时候,有一天的上午,他自我感觉着他自己这近一段日子里修禅的功夫,已经是修炼得挺深的了,灵感一来,就即兴写了这么一首小诗。“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
  苏东坡书写完了这首小诗之后,自己便满屋子里走动着,摇头晃脑的扯着唱腔,反反复复地把这首小诗吟咏了好几遍,一时之间感觉着自己写地确实是挺好的,心里不免就洋洋得意了起来。他嘴里一边吟咏着这首新作的小诗,手上就一边挥毫又把这首小诗,一个字一个字,仔仔细细,工工整整地抄写在了一张上等的宣纸上。他写完了之后,抬起头来就朝着室外大咋呼小叫唤地喊来了一个随从人员。他让那个随从人员拿着他刚刚书写完了的这首墨汁还未完全干透的小诗,赶快快马加鞭送到金山寺去给他的老朋友佛印禅师去看一看。
  苏东坡的这个随从人员刚一出了瓜州知府的大衙门,他便骑上白马,两腿使劲一夹马肚子,就一路直接飞奔金山寺而来。他到了金山寺的大门前,慌慌忙忙地下了马,急冲冲地将马栓在一棵大树身上,三步并作两步地就走进了佛印禅师的那间大书房里,气喘吁吁地便把这首小诗毕恭毕敬地交给了这个佛印禅师。
  这个肥头大耳的佛印禅师看完了苏东坡的这一首新作的小诗之后,他沉思了那么一会儿,二话没说,提起笔来就在苏东坡写诗的那张昂贵的宣纸上,批了两个清瘦有力的大黑字----“放屁。”
  佛印禅师写完了这两个字之后,他自己又看了看,便诡秘地笑了笑,一本正经地递给了苏东坡的这个随从人员,吩咐他这就赶紧地拿回去交给苏东坡瞧一瞧。
  苏东坡的这个随从人员不认识字,他双手接过这张荆州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宣纸来便小心翼翼地揣进怀里,立刻马不停蹄地就赶回了知府的大衙门,他来到了苏家府邸,进了屋里,弯着腰,就双手恭恭敬敬地便将这张宣纸交给了苏东坡。
  苏东坡笑眯眯地接过宣纸来一看,顿时就把他的鼻子给气歪了。他黑着一张马脸,叠起这首小诗来,没好气地揣进了怀里,气哼哼地出了屋大门,骑上他的那一匹刚从西域买回来的汗血宝马就去找佛印禅师理论去了。
  苏东坡快马加鞭,一口气就赶到了金山寺的大门前。不料那个佛印禅师早就拿了一把竹椅子,轻轻扇着蒲扇,逍遥自在地坐在寺院的大门口,正在那儿等着他苏东坡呢。
  佛印禅师看着苏东坡那张紫红的茄子脸,黑红的鼻子头,圆圆的红眼睛,就坐在那儿哈哈大笑地冲着马上的苏东坡喊道:“喂!我说苏大人,你刚才不是讲你自己八风都吹不动吗?怎么一屁就打过江来了?”
  苏东坡一听佛印禅师这话,他坐在马背上顿时就愣了一下神,紧接着他这个大文豪就恍然大悟,惭愧不已。他二话没说,低下脑袋,急急忙忙地拨转马头,一路上灰溜溜地就回到了知府里,躲进了书房,坐下来就打起了莲花座。他为了使自己心中的意念不散乱,便默默地念诵起了观世音菩萨的六字大明咒语:“��、嘛、呢、叭、咪,��”来做辅助功。只那么一会儿的工夫,他便感觉着自己的心神已经进入了那么一种清净空灵的境界。可喜的事情是,从那以后他果真地就顿悟了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的修禅佛理。最后他终于把他自己给修炼成了人世间,红尘里那么一个非常少见的碧眼方瞳的活神仙。
  这几年以来,我一直就在追求这一种心静如水的生活,可我就是达不到。今天当我看到了苏东坡的这段故事之后,我方才长长地松了那么一口气。嗨!曲靖市治癫痫去哪家医院好原来苏东坡这么一个大文豪,大官吏,有些时候都做不到心静如水的境界,何况像是我这么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里的小人物呢。可一个小人物喝醉了酒,也不能在单位里就借着那么几件不公道的事情,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和人家一把手去吵嘴闹架呀!
  前几天,我中午陪客人喝酒,陪地自己酩酊大醉,下午上了班之后,正好赶上单位里发放奖金。我们这个一把手的工作随意性太厉害,工作作风太霸道,连单位里发放奖金这么大的事情,他也不和班子成员们打一声招呼就自做主张地发放了,而且发放的还这么不合情理,连几个班子成员的奖金都不一样,他简直是想给谁多少奖金就给谁多少奖金,没有一点章法了。我了解了这些情况之后,心里就来了气,便怒气冲冲地找到一把手的办公室里来质问他,和他大吵大闹地争吵了起来。
  当时,我好像是将自己心中往日里的那一些种种不愉快的事情都给发泄了出来。可事后我想了一想,我长年累月所受到他的那一些窝囊气真地就都给发泄出来了吗?没有啊,一点也没有啊!
  我为什么要那样做?实话实说,那确实是让酒劲给拿的,是让别人给忽悠的,是一时的情绪冲动。那既不是我的本意,也不是我的本性。如果是认真地分析起来的话,那就是我的修禅功夫实在是太差劲了。一个性情修养不深的人,他能在这个社会上做出什么大事情?
  酒这个东西还真的是挺能乱性的,看起来,我以后还真得要注意控制一些自己这种好冲动的情绪才好。否则的话,说不准是什么时候,我真的会给自己惹来什么大乱子的。如果我真的给自己闯下了什么大祸的话,到了那个时候,我就是再后悔也来不及了,这个世界上到哪儿去也买不到什么后悔药啊。
  现在我每天都在阅读刘少奇的癫痫症有什么症状“论共产党员的修养”这一篇文章来努力心领神会地修炼自己的心灵。另外,我还在学习佛经,学习道德经,我不仅仅是天天地用我的嘴巴子来诵读佛号,而且还是日日夜夜用我的心灵去感悟那一些玄妙的人生道理。
  我做了这么一件愚蠢的事情之后,有一些同事和过去的那几个所谓的朋友,他们就都借着此事毫无顾忌地来挑拨离间,大做我的文章,弄得我和一把手都下不来台不说,我自己也很没有面子,弄得工作一时也挺被动的,心里也挺不是一个滋味。我现在也不再责怪一把手为什么好跑到上级领导面前去告我的状,去败坏我的那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了。因为我这个喜欢说实话,认死理,又不给他留面子的人,早就把人家给惹烦了。我静下心来仔细地想了一想,难怪这些年来,这个一把手从心里就想把我给踢腾出单位去才舒服。他这些年来口是心非的到处坑害我,也是有情可原的,谁让我这个人放着肃静不肃静,好来过问他的那一些乱七八糟的闲事呢。
  我现在的工作局面确实是挺被动的,这可怎么办呢?去他娘的吧!事大事小,到时候就拉倒,什么事情还是顺其自然的为好。我自己呆在办公室里就是想得问题再多,那也都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事情。我干什么闲着没事就总是天天地来责备我自己呢?在以后的生活中,工作上,我处处控制控制自己这种好冲动的情绪,格外地注意一些自己的处世方式方法,不断地来调整调整自己的工作心态,这不就行了吗。一个小人物,在日常生活之中偶尔地喝醉了酒,失了常态,说了那么一些大实话,也不是一件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情。
  这个可恶的一把手,他在上级领导那里也是轻易地鼓捣不动我的。何况大家都知道,这些年来他吃喝嫖赌的胡作非为,社会名声很不好,没有几个人会相信他治疗癫痫病吃什么药好的那一些败坏人的屁话。再说了,他这些年来坑害我也坑害得够惨的了,我大骂了他那么几句也不能算是太过分的事情,只不过是我这个人让别人看起来好像是庸俗了那么一点而已罢了。现在即使是我再心烦的话,也得应该天天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我没有必要和一把手这种吃里爬外,败坏企业,坑害职工的社会经济人物叫真的,那实在是没有什么用处。
  我这个人,这半辈子以来最大的好处,那就是能够静下心来经常地反思自己的过去,还会找出一些不是理由的理由来原谅自己的过失。这么看起来的话,我这个人的大脑还算是挺灵活的,还不算是那么一个不透气的大傻蛋,不比那个阿Q差多少。
  今天,我写这篇文章的中心意思是什么呢?单纯地来讲,一个人在单位里,在社会上,在生活中,为人处事一定得学会有一些涵养,得学会忍受一些别人的闲气这才是真的。俗话说,小不忍则乱大谋吗。生活里,工作上,哪儿也不会有什么天天都开心的事情在那儿等着你去享受。人活一辈子,就得悠着一点,别管遇到了什么棘手、难缠、烦闷的事情,尤其像是在我们这种人为管理混乱的企业里,什么事情都不能够太死板,太叫真了,只要自己不吃亏就行了,实在没有必要去多管一些乱七八糟的闲事情。如果我什么事情都继续再叫真的话,那就是我自己的工作更被动,那就是我自己的日子不好过,我得应该学会保护自己,学会妥协才行。
  我今天趁着酒兴,胡写八写地写了以上这么一些老冒的话语,这些没头没脑的文字,是否是表达清楚了我心里的意思?我一点也不负责任地来了最后这么一句:“我也不知道。”

© wx.emwbo.com  天脉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