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心情日记 >

夏影窈窕(第二章)_散文网

从食堂的餐厅出来。

“还是外面比较舒服。”花萱举着一杯温热的豆浆,“你要不要喝?”

“我不喜欢豆浆,你喝吧。”凌溪影把外套披在她的肩上,“外面有风,还是穿上吧。”

“嗯,我们去那边走一走吧,樱花开了,很。”她配合他穿好了外套,牵起他的手向热闹处走去。

一阵微风拂过,满树的樱花飘落些点点粉白色花瓣,落至发间。她似乎又听见了那清澈的琴音,目光在花间有些慌乱。

“怎么了?”凌溪影隐约察觉到她的不安。( 网:www.sanwen.net )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样的时刻很是宝贵。我们虽然每个星期都会见面,但我还是挺当初能天天在一起的日子。不知道等我老了你还会不会陪我看花开花落。”她笑着说,把他的手握得更紧了。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感了?我会把你的每一个美丽的画面都画出来,然后挂满整个房间,我们一起慢慢。”他的猜测着未来,嘴角露出浅浅的笑意。

“那你一定要说话算数,可是到现在为止你都没有为我画过一幅画。”说到这里她心里有些失落,不过至少他现在就在身边。

“萱儿。”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让花萱夏脸上的笑容僵住了,花萱夏望着那张美丽的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同学?”凌溪影眼初三学生突发癫娴后头晕头痛怎么办神突然变的凝重。萱儿?这称呼恐怕有些不妥当吧。

“你好,我是左尚谨。”左尚谨的问候竟好似挑衅一般。望着花萱夏的眼神也格外的柔情。花萱夏一直默默的低着头,像个犯了错误的。

“你好,我是萱儿的未婚夫,凌溪影。”凌溪影的语气里着重强调了未婚夫这个词,他想警告对方。

左尚谨倒是丝毫不惊讶,嘴角依旧扬着好看的笑容,“不是还没有吗?”

这句话让凌溪影心里有些惶恐,如果他对花萱夏做出什么令人恼火的事,恐怕也不能及时保护她,“请你说话注意点。”凌溪影微微的眯起双眼用危险的目光盯着他。

“我们走吧。”花萱夏拉扯住凌溪影的衬衣,她极其的想逃出这样的时刻。她抬起微微泛红的脸,余光扫过左尚谨的目光,那炽热的目光仅仅是一瞬间都足以让自己整个都燃烧起来。

“好。”凌溪影无奈的笑了笑,他明显的感觉到了她的不自在,或许是自己多虑了,那只是她对于陌生人的畏惧罢了,可是他算是陌生人吗?

左尚谨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眼神里的表露无遗,此时的他竟像个孩子一样无助。

“你倒是真能给我添麻烦啊。”凌溪影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令花萱夏手足无措。他是真的很担心她,可是她却从来不当回事。

“我只是遇见过他两次而已,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啊,你要我怎么解释你才呢?”花萱夏一着急脸色就越发的绯红了,她现在只愿他不要误会便好。

“我相信你。萱儿,长沙治疗癫痫去哪里好你最好离他远一些。”凌溪影严肃起来,发出轻轻的叹息声。

“我会的。”花萱夏也放下心来,她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些什么。

“好了,我们回家吧。”凌溪影真想把她天天带在身边,这样他才能百分之百得放心。

“嗯。”一想起家,花萱夏就开心起来,“我想吃你做的饭。”

“好,你想吃什么?”凌溪影牵起她冰凉的手穿过人行道。

“等我想好了再和你说。”花萱夏开始转动眼珠在心里盘算着,好像有好多她想吃的,需要慎重考虑。

所谓的家就是凌溪影和花萱夏的新房,定婚之日,凌老爷子送给他俩的礼物。

回到家,色已经深了。趁花萱夏不注意时凌溪影突然一把将花萱夏抱起,径直走进主卧室,吓得花萱夏心口小鹿乱撞不停,“溪影,你要干嘛啊?”他不顾她慌乱的神情轻轻的将她放在柔软的床上。

“嘘。”凌溪影把修长的食指靠在她的唇上。他忍不住吻上她娇嫩的粉唇,轻轻的用舌尖舔舐着。

享受许久后他才恋恋不舍的离开那醉人的气息。“好好休息,晚餐做好了就叫你。”暧昧气息令她浑身发烫。

“哦。”花萱夏有些安心,又有些失望的语气令他忍俊不禁。她察觉到他眼中未散的欲望便赶紧躲进了被子里。

“我走了。”他起身向门外走去。花萱夏的心跳随着渐渐隐没的脚步声缓了下来。她掀开被子,拿过枕头紧紧的抱在怀里,嘴角露出傻傻的笑容。

主治癫痫病的医院

约莫一个小时了,迷迷糊糊的花萱夏感觉到唇齿间的温润,她张开嘴汲取着柠檬的清香,竟毫不犹豫的咬了下去,凌溪影吃痛的闷哼一声,花萱夏闻声睁开双眼,一张模糊而帅气的脸映入眼帘,缓过神才发现咬着凌溪影的舌头了,顿时羞得满脸通红。

“我估计是太饿了。”花萱夏俏皮的笑着,她已经闻到了鱼片汤的香味儿。

“小馋猫,我喂你好不好?”凌溪影轻轻的抱起她坐在自己的怀里,一勺一勺的喂着饭菜,就像是喂孩子一样。

“我要喝鱼片汤!”她吃完一块糖醋排骨,正美滋滋的舔着嘴唇。

“不急,先把饭吃完。”他又夹起胡萝卜丝喂到她的嘴里。

“嗯,里面有芹菜。”花萱夏皱起眉头,微微的张开口,芹菜的味道令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凌溪影看着那张可的表情,忍不住吻上她微张的唇把她嘴里的菜吃了过来。

花萱夏睁着大大的眼睛,脸颊刷的一下又红了,“你……不是有洁癖吗?”花萱夏清晰的记得他连人家的筷子碰过的菜他都不会去吃,可这样……

“我的傻宝贝。”凌溪影无奈的笑了笑,怎么会介意自己的爱人呢?“好了,喝汤吧。”

“嗯。”花萱夏乖乖的张开小嘴喝下一勺香浓的鱼汤。

“小心有鱼刺。”凌溪影把挑过刺的鱼肉送到她嘴边,还是有些不放心。

“没有刺。”一脸的花萱夏舔舔嘴唇,她觉得幸福极了,有这样体贴的人照顾自己是一件多么的事啊。“我要吃那碗牛奶里的羊羔疯治疗方法有哪些木瓜。”

“小心烫着。”他舀起一小块木瓜轻轻的吹了又吹,小心翼翼的送到她的嘴边。

“好甜,里面放了蜂蜜?”

“嗯,你傻笑什么?”凌溪影用手帕轻轻的擦了擦她的嘴角。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对我太好了。”花萱夏双手勾住他的脖颈,“我对你都没有这样好。”

“那就对我好一次。”凌溪影嘴角勾出好看的弧线,看着花萱夏丰满的胸口,眼底的欲望又多了几分。

“不许看。”她赶紧用双手蒙住他的眼睛,却不料被他顺势压在了身下,他轻轻的撬开她的皓齿,汲取着她嘴里的甜蜜,木瓜和牛奶的醇香令人迷醉。她试图推开他,但被固定的紧紧的,渐渐的身体越发的燥热,心跳剧烈,又急又慌的感觉令全身发软,有一种渴望直达心底。

“想要吗?”凌溪影脸上得意的笑容令花萱夏很是不甘心。

“不想,出去啦。”花萱夏轻轻的推开凌溪影,显然已经浑身无力了。

“好好休息,盖好被子。”他眼神中闪过一缕失望,即刻又洋溢着笑意,他从不曾勉强她,只是因为爱的小心翼翼。

“嗯。”她侧过脸,窗外的蟾月静静的挂在杂乱的,白色的樱花渡上了一层浅淡的银色,她不知不觉的想起了他,那个仅有几面之缘的面孔。

只是因为无意中的深刻,便叫人难以忘怀。她紧紧的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去,或者强迫自己清醒。

首发散文网:

© wx.emwbo.com  天脉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