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散文精选 >

那年夏天_散文网

同事的的真实。

那年天,像是里的黑白色胶片,一桢桢苍白无声的在眼前交相辉映。化作空气,演化成呼吸,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如同每个心中保留的那份热度,温暖不褪。没有人记得,也没有人想起,那年里哭泣的男孩和,如今,散落在那里?

[1]

午后的阳光正烈。

可是阳光下的羽冰并没有感到燥热,他穿着白色干净的衬衫,塞着耳机,手里是他心的CD机。耳机里王菲空灵清澈的声音让他的也为之清凉起来。

穿过长长的一路树荫,翠绿色的不知名的叶子在上空遮起了一片天,它们欢快的翻滚着叶子,一阵阵跳耀,招摇。惹的羽冰忍不住地要跳起身子去触碰那些可爱的小。呵呵,心情真好。他一米八零的帅气身影欢快的在树荫下穿梭,通往高中的校园。( 网:www.sanwen.net )

操场上一大群男孩和女孩在踢足球。炎热的夏天并没有折杀这些害的活力,想必都是体育系的学生吧?

羽冰边听着歌边思考,还用眼睛“照顾”着周围触目可及的一切,一切是这么陌生而新鲜。以后就要在这里学习了。嘴角还在上扬,下一秒突然一个黑乎乎的圆东西就横冲过来砸在自己身上。始料不及,没有握好CD机连同耳机一起拉扯下来掉在地上,音乐戛然而止。还弄脏了他干净的白衬衫!可恶!

羽冰捡起自己的CD,已经看清了“凶物”是一只足球。他着急他的机器,鼓弄了半天,确定发出了声响并没有异常才放心。他气急败坏,抬头正迎上来寻球的一个女孩。羽冰不容她开口,先下嘴为强了,你这人怎么踢球的?操场这么大,干吗就往我身上踢啊?难道说我一米八零的目标不够大,让你踢球的时候忽略了我啊?弄脏我的衣服,摔坏我的CD机,第一天上学就这样,真倒霉!

女孩瞪大了眼睛,短短的头发,一身运动夏装,白球鞋。活脱脱一个假小子。女孩本来是想道歉的,看着羽冰横眉竖眼的样子,声音也大了起来,你这人怎么这样?不就踢到你了吗?又不是故意的,干吗这么多话?没素质!

没素质?这么说你踢球砸到人还有理了是吧?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吵得不可开交。这时候一个男孩抱着球低着头走过来,对羽冰说,“对不起这位同学,球是我踢的,对不起没看见你。”

羽冰这才知道自己骂错了人,可看见女孩那副样子,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跟她道歉,结果一甩胳膊走开了。

[2]

接应羽冰的老师把它带进教室,羽冰向班上的人欲做自我介绍,结果被下面的一个声音截住了,“啊?是他?”

羽冰定睛一看,正是二十分钟前和自己吵架的假小子,羽冰站在讲台上一时控制不住,又看到洁白的衬衫上那块弄脏的地方,一拍脑门,做状,“MY GOD!”

不过自我介绍还得继续,他流畅的声音,标准的普通话倾泻而出,“同学们好!我叫陆羽冰,黑龙江人。来这里(山东)投资做生意,所以举家迁徙到这。很高兴可以在这个班级读书,学习,希望我们可以共孩子抽风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同努力,还请多多关照。”

羽冰从一进门就吸引了不少的目光,没办法,谁叫他长了一张犯罪的脸呢?--如果长得帅是一种罪的话。

他询问老师要坐在哪里,老师环视了一下,然后指着假小子旁边的空座位说,“你就坐在柳菁菁旁边吧。”噢,假小子叫柳菁菁啊?名字蛮的嘛。菁菁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一步一步向自己身边走来,肺都要气炸了,不过看在全班那么多嫉妒,仇恨的目光的分上,先忍了。

[3]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羽冰的人缘很好,人长得帅,又有亲和力。下课后他的桌前桌后总是鱼贯很多人,倒是旁边菁菁的漠然显得格格不入。

其实菁菁很早就想理他了,他人其实很好啊,况且给她在女同学面前挣足了面子。可是一看到他那股被众星捧月般骄傲的样子,她就不愿意靠近了。

几个同学问羽冰,柳菁菁好像不喜欢你耶,你看,跟你是同桌,却没听见她跟你说过几句话。

哎?好像真的是这样子。

喂,我有个办法,羽冰晚上约会菁菁好不好啊?对对对,就今天晚上!几个人很快商量出对策。

夏天的晚总是黑得特别快,刚刚明明还是斜照,转眼很快就伸手不见五指了。

宿舍里几个女生怂恿着菁菁去放学的路上见一位等她的男生。告诉她一定要去,否则男生就不会离开了。

菁菁很诧异,谁呢?她问同学,可都摇头说不认识。菁菁不去,可身边的女生一个个哪里肯罢休?她受不了她们的叽叽喳喳和激将法,同时对她的男生又十分好奇。于是一个人出了门。

天很黑。还好路灯亮着。虽然是朦胧的橘红色的光,也比一片黑暗强得多啊。菁菁一个人走在空旷无人的马路上,静得可以听见夏风拂动枝叶的声音,还有自己的脚步声。心里有些惴惴的,一个人都没有。该死的!都在骗我吧?不行了,受不了了。回去!刚一转身往回走,突然听见一个男生脆生生的声音,喂!别走!菁菁一回头,被眼前的一幕吓的转身疯跑起来。路灯下一个男子在昏暗中,衣服头发全部随风摇曳,看不清脸,修长的身体投下长长的黑色的影子。菁菁想遇到坏人了吧?一边逃跑,一边害怕的往后看,后面的人紧跟过来,还大叫着,“停下!停下!你跑什么啊?”菁菁七魂六魄都吓飞了,哪里还敢停下?结果一个不留意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菁菁艰难的爬起来,这一倒蹭破了膝盖。她忍着仍旧一瘸一拐的逃走,可是受伤的她已经跑不快了,后面的人很快追了上来。他一把钳住她的胳膊,柳菁菁,你跑什么啊?

菁菁一抬头,眼前的人竟然是陆羽冰!她气不打一处来,死命的捶打他的肩膀和胸膛,讨厌!吓唬我干吗?吓死我了!呜,痛死了……呜……她也顾不上女生形象了,哭得稀里哗啦的。膝盖一阵阵的疼痛,可她才不要在他面前哭呢。她支撑着又要逃跑,才跑几步,身体突然被腾空了,她被羽冰抱了起来,你这样子还怎么跑啊?我带你去医院。

菁菁在他怀里羞红了脸,又生气,一边捶打他一边大叫,放我下来!放我下来!羽冰却无动于衷,喂,你别乱动啊?这么重,小心我没抱住把你扔出去。还有,叫这么大声怕别人不知道啊?菁菁省下了力气,周围没有人看不到,而且,在他怀武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是好的里,真的,挺安全的。

之后,他们之间的莫名的有了变化。菁菁不再对他那么敌意,也会像其他女生一样跟他在一起聊天,学习。有些感情就是可以变化得如此莫名其妙。

[4]

那些日子匆匆如流水般汩汩流过。羽冰和菁菁之间也有了心照不宣的微妙感情。平静而安逸无害的日子,一切因为太过安静,所以像在等待一场暴风的来袭。

一个男孩递给菁菁一封情书。

冰盯着菁菁的眼睛用眼神问她,没有言语。菁菁笑着说,放心啦,我对他不感冒。

嗯。我你。冰的表情很严肃。把菁吓了一跳。菁开他玩笑,禹给我写情书你紧张什么啊?嘿嘿,你是不是暗恋我啊?

冰的脸一下子全红了。说话开始结结巴巴的,少臭美了,谁,谁喜欢你啊?自作多情。

菁看他那一副羞涩的模样嘿嘿坏笑起来。冰把手打在她头上,笑什么笑?欠揍啊你?然后满校园出现菁追着冰要报仇的情景。

下午放学。冰和菁一起背着书包在校园里走着,夏天傍晚的天空特别好看。橘黄色温暖的霞光在天的尽头,燃烧起一片片薄如蝉翼的云朵。那个火红的圆球凉凉的穿梭在云里,没有刺眼的光芒。

风吹动满树翠绿的枝叶,随心情摇曳。

两个人说着,笑着,背后一个人突然叫住了菁的名字。两个人回头,是禹和他的朋友。

柳菁菁,你看过我的信了吗?为什么不给我答复?禹个子高高的站在菁面前。让菁有点恐惧感。禹是有名的问题学生。经常旷课,打群架。

菁不知道该说什么,下意识的往冰身后靠了靠。冰说话了,对不起,她是我女朋友,请你离开。

菁抬起头看冰的脸,是真挚和肯定。她突然有点莫名的。

去你妈的!哪有你说话的份?我要她跟我是我看得起她!今天我还就真动动她了。说着一把抓向菁的胳膊。

冰被他的举动激怒了。拿起书包重重的砸向禹。他一下子退了回去。随即变成了群架的动作场面。

冰显然力不从心。可他依旧奋力的挥动拳脚。沉闷的拳脚声和谩骂声吓哭了菁。菁喊着,住手!别打了!别打了!

场面一时失控。似乎会一直延续下去。直到有人倒下。

菁看着冰已经不能还手,只有挨打的份了,再也看不下去,向禹扑了。禹一把就把她甩了出去。菁被他用力的撞在棱角坚硬的石子地上,手臂,腿上,与地面接触的裸露的肌肤全部蹭破了皮肉,鲜血汩汩而出。

这时几个老师路过。大喝了几声,那几个人才落荒而逃。

冰扑到菁面前,一把抱起菁又返回教室,附近没有诊所,也没有出租车,他只好把菁安置在教室里,然后骑车去诊所买药回来。

你在这好好待着,等我回来。

嗯。菁看着一身狼狈又一脸的心疼与温柔的冰。乖乖的点头。

冰蓝白色的校服身影隐没在教室的拐角。可下一秒又回到了眼前。

你这样流血不会有事吧?我不放心。

没事的,你去吧。

哦。冰晚上睡觉抽搐是怎么回事?转身离开,几秒后还是回来了。

冰这样来去的重复了很多遍,菁终于无奈了,对他大喊,你再不赶快去,我就真的要流血流死了!

冰一声不吭,飞快的跑出教室。

心底流过暖暖的。

[5]

第二天下午放学收拾课桌,冰一边收拾一边眼睛不看她自顾自的说话,晚上8点在学校的操场等我啊。

干吗?

约会啊。干吗问得这么直接?

哦。哎?不对!谁要跟你约会啊?菁停止动作面对冰。冰也停下,我自己说过的话是不会忘记的。去不去由你啊。头都没抬,1米80的白色身影就消失在视线中。

菁想起那天冰说过的话,她是我女朋友,请你离开。不禁红了脸。

暮色四合,月朗风清。

很晴朗的。校园的广场上人影绰绰。

冰和菁躺在上,漫天的星光璀璨,云朵薄如蝉翼穿梭在之中。菁依然有点接受不了,心里小鹿乱跳。

嗯,这个样子挺好的。冰自顾自的说话。

什么?

在我身边很安静。不吵不闹。嘿嘿。

讨厌!

冰的胳膊伸过去,垫在菁的短发下面。菁下意识的向他靠近。很暖,很安全。好像一切都顺其自然,理所应当。

菁在冰怀里安静的睡着了。中见到冰。

冰帅气的脸在白色衬衫的映衬下更加俊逸迷人,阳光明媚照在他挺拔的身体上,他整个人都散发出温暖的气息。他扬起温柔无邪的笑容对菁凝望。不说话,眉宇间却泄漏了一切柔情。

可是下一秒,冰的脸却在逐渐的消散,蒸发。渐渐的模糊成泯灭的天光。菁追过去,伸手想要抓住什么,却兀的发现脚下是悬崖断壁。冰的脸,消失在天边,融入湛蓝的苍穹。

冰说,地老天荒,唯爱永存。

[6]

菁和冰开始像所有的恋人们一样,抬头低头间都传达着情意。他们默默的珍惜着在一起的时光。希望这个精心呵护的萌芽终有一日可以开花结果。

可是有句话。叫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

冰的父母在这里不是很顺利。所以决定举家迁徙回老家。便意味着冰也要离开这座城市。

两个人都沉默。菁知道,她留不住他,便不开口。

那个离开的期限越来越近,攫紧他们的心脏。

男孩离开的前一天,菁对父母说了他,她决定跟男孩走。父母的态度一致坚定,不可以。菁高中还没毕业,怎么可以跟一个男走?菁同样坚定的挣扎。可是没有用。菁在床上哭了一夜,她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跟冰走。但是当她醒来,房门已经被锁上了。她被锁在房间里。

菁拼命的捶打房门,大喊大叫,歇斯底里。

她终于妥协了。,让我见他最后一面吧。否则我会恨你一辈子。

[7]

站台。

菁和冰相拥在一起泣不成声。

冰的父母早已认定了菁。冰的劝她,好孩子,再等两小孩得了癫痫能否根治好年,毕业后,就可以和冰在一起了。

菁只剩下眼泪。没有了。

菁看着火车要起动了,他们走上火车,冰一步三回头的模样,只是眼睛已经模糊,看不清他的脸了。

只是一个恍惚,冰的脸又出现在眼前。然后逐渐明朗清晰。他抱着菁说,我去求你父母。

[7.]

外面的大雨下了一整夜。房间里菁的心里也下了一整。门外的大雨里,是跪在门前的冰。菁的泪水一遍一遍的打湿脸颊。热的覆盖住冷的,只是已经麻木,没有了感觉。

她记得白天父母咆哮的场面。他们像是犯下滔天大罪的罪人听着世人对他们的谴责。而他们只是在祈求可以在一起。

后来菁被父母锁在了房间里。最后的画面,是被推打出门狼狈的冰。

她不知道,如此大的雨,冰正一直跪在门外乞求她父母的同意。并在冰冷的雨水中着菁晴朗的脸。

[8]

冰离开了。

并不是只要相爱就可以厮守一生。并不是所有真爱都可以感动上天。并不是所有真爱都可以得到祝福与宽恕。

人世间,有一个,叫美丽的错误。

冰在那个遥远的城市写信给菁,等我两年,两年后我们考到一个城市,厮守一生。

菁如痴如狂的抱着他的信件像是唯一的精神寄托。她要等他,只是两年的,他们就可以在一起。

然而,并不如他们所想。

菁收到的心突然断了。无期无尽的等待,却只是每天的日升日落。

直到一天,她在父母房间看见一抽屉冰的信件。才明白,他们扣押了冰的所有来信。看着这堆如山的信件,菁看到了灰烬。冰,我们不可能了,不可能了。

菁在朋友那辗转收到冰寄来的包裹。菁,我寄给你的信应该都被扣押了,我寄了部机给你,以后就不用写信了。相信我,相信地老天荒,唯爱永存。

菁看着那些,最后一遍想起夏日阳光下冰晴朗英俊的脸,最后一遍想起第一次见面时的误会,想起他的恶作剧,想他为了自己和禹打架,想他为自己心疼,小心的包扎伤口,想那个夜晚在他怀里安静的入睡,想那个梦里,消失的冰说的,地老天荒,唯爱永存。嘴角牵动,一颗泪滑过脸庞。

那个来自遥远城市的消息一下子被硬生生的拉扯断了。

菁按着信封上的地址把手机寄了回去。对不起冰,我已经决定不再等了。我们没有未来。我们是不被祝福的恋人。或许,这本就是个美丽的误会。结束吧。远方会有属于你的女孩子。我不是你的。

菁换了学校,然后毕业,工作。

[9]

像是从来没有过那段记忆。那个夏日的炎热怎么也记不起了。那个男孩子明媚的笑容,温暖的声音,温热的体温,全部泯灭在了记忆的潮水里。只留下水中倒影般的幻觉。不再触及得到。不再真实与清晰。

她知道,有着那样明媚笑容与和煦声音如阳光般干净、温暖的男孩子,再不会出现。

再不会出现了。

首发散文网:

© wx.emwbo.com  天脉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