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心情日记 >

问道罗浮山_散文网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之前的两句是:罗浮山下四时,卢橘杨梅次第新。我们暂且不论吃了那么多荔枝是否会上火,但可以说,正是罗浮山的美景,勾起了苏东坡对荔枝美味的。

罗浮山由许许多多山峰组成,是由东北向西南延伸的一条山脉,从惠州城出发,沿高速向北不远,就是罗浮山了,下高速,顺着笔直的大道一路前行,平缓的山坡上不时会出现一座寺庙或道观,妻子建议游览朱明洞景区。那是道教名扬天下的道场,行驶一段距离,左手边有一条小溪,小溪的对面,能看到朱明洞景区的大门。

过了桥,迎面是一座三开间的石牌坊,穿过牌坊,是一个小小的广场,广场对面是景区新建的山门,样式仿古,七开间单檐歇山顶,门匾两侧的门额上,绘着几幅八仙传说图。

一进山门,两侧山峰对峙,中间的山谷像是被围墙紧紧夹着的甬道,我们的视线只能一直往前看,正前方横亘着一堵三四层楼高的水坝半夜抽搐是怎么回事,水从石缝中淅淅沥沥的流下,仿佛旧时人家的大门后立着的影壁。顺着坝旁拾级而上,站在大坝顶端,两边的山势顿觉平坦舒展,眼前是一个长方形湖泊,纵深约五百米,横长近百米,湖面大气开阔,有曲桥从左侧一直延伸到湖心,湖中心曲桥的尽头,建有一座六角攒尖亭,湖的四周杨柳依依,微风徐徐,心旷神怡之余,精神为之一振。远远的望去,湖对面的岸上,有汉白玉筑就的高台,高台上矗立着一座道观,正门上方“冲虚观”三个大字清晰可辨,在遥远后山的烘托下,更突显出道观巍峨耸立。

顺着湖旁的大路懒懒地往前走,终于到达冲虚观前。正面只有单门,与寺庙一般开一大两小的三门不同,门不宽,但很高,显得不成比例,门上方竖写“冲虚观”三个大字,右下留款再建于清同治年间,两侧的围墙墙壁呈“八”字型展开,进门后绕行,从后门跨出,眼前是一个四方天井,天井前供着烧香的香炉,烟雾缭绕,透过烟雾往前看,正对着的就是道观的主殿,原来冲怎么才能治好羊羔疯虚观只有一进,进深不远。跨进主殿,里面供奉着道教遵奉的三位主师爷,左右两边还有偏殿,似乎横向开间较多,需要供奉的神灵看来多级别相当。天井两侧的厢房都变成了出售供品和纪念品的商铺,其中一家商铺的门口有口上锁的井,这就是传说中的包治百病的神井了,可惜看不到井底,饮不得灵泉,只能过过眼瘾,胡思乱想一阵。

出了冲虚观,还没回过神来,一位中年男人闪到我身旁。这位男士开口便说:“我看您仪表不凡,鸿运当头,可惜心太软,难成大事,要不要给您算一卦?”( 网:www.sanwen.net )

我呵呵一笑答道:“不必了”。这次我可没心软。一把年纪,还做痴心妄想,那必是病得不轻,不该算命,该看心理医生了。再者说了,一家人乐乐呵呵,两家人结伴出游,其乐融融,这就是鸿好的治癫痫病医院运当头,啥不幸福的,非逼着小民谈大道理,还是莫言说得好------这个我可真不好说。

绕着冲虚观右拐,路旁有一块大石头,上面几个朱红大字说明这里是当年苏东坡巧遇村姑的地方,村姑莞尔一笑,喜得东坡吟到:“村姑回眸胜仙姑。”孔子说:“食、色,性也”,东坡先生真是性情中人。

再往前二十余步,有一个正八边形的深坑,坑里有一个正八边形的小池子,池里水满满的,这就是传说中东晋道士葛洪和他妻子修建的炼丹池,池旁一座两米不到的石龛,也是正八边形的,四面石块围合,密不透风,传说是葛洪炼丹灶。围着丹灶转悠几圈,愣是闹不明白:制丹药的材料从哪里注入?又从哪里导出?炼丹的柴火从哪个洞口塞进去?连炼丹的门路都没搞清楚,看来求道也只能说:心向往之了。

可我愚心未泯,还想瞻仰葛洪等历代得道高士和潜心求道的宝地-----朱明洞。翻开旅游地图,六个脑袋凑到一起,十济南治癫痫去哪家医院二只眼睛像细筛一样的把巴掌大的地图过滤来、过滤去,就是找不到朱明洞。经过旁人的指点,顺着后山山间小道前行,转了一个大弯,跨过一座小桥,赫然看见一个人工建造的圆形洞口写着“朱明洞”三个大字,再次在图上搜寻,原来这里改称:“元帅楼”。据说这里曾经住过解放后授衔的七个元帅。跨进洞口,感觉如何形容呢?两个字:失望,三个字:太失望,四个字:相当失望。眼前一块不大的椭圆形平地,围绕着平地建有一座毫无特色的二层平顶小楼,占了半个周长,和五六十年代城市的筒子楼没有任何区别,据说当初邀请苏联专家兴建,还有两位元帅定稿监工的,看来隔行如隔山,打仗你们行,建筑嘛?咱们以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再说,好吗?

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重回湖畔,驻足不前,《道德经》中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或许“道”,便是这生生不息、滋养万物的山水。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鸿飞冥冥,契阔我心_散文网
© wx.emwbo.com  天脉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