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心情日记 >

国家的常识读后感

常识,顾名思义,即最普通的知识。若是人尽皆知,则此书有何意义。然而如今社会,人们总是忘记常识,甚至连常识也算不上的常识。如下是小编给大家整理的常识读后感800字,希望对大家有所作用。

国家的常识读后感[篇1]

美国当代著名政治家迈克尔罗斯金的大作《国家的常识》,虽说算是一本通俗读物,读起来却也不是那么顺畅,主要是因为涉及的国家较多,而且叙述多有跳跃。遗憾的是本书缺少了美国和中国篇,这也使得本书的分量有所减轻。草草读过本书,没能释解我诸多疑惑,只有一些只言片语的印象。我也在想,中国篇会是什么样子,这位美国政治家会对中国存在很大的偏见,还是可以公正的看待呢?或许看到了,也无法真正做出准确的判断吧。

国家是什么呢?当我们说热爱我们的国家的时候我们到底爱的是什么呢?我们是热爱这一片土地还是热爱悠久的历史?抑或是其他什么。国家首先是有自己的领土,当我们想到国家时首先想到的可能也是他的地理位置的所在。有一种思想认为国家应该意味着民族,以色列,巴基斯坦都是这样的典型,从一个民族走向国家创立之路。美国是由欧洲移民创立的多民族宗教信仰各异的各色人种组成。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绝大部分民族对国家有高度认同感。普遍认为日本和韩国朝鲜属于单一民族国家,尽管其国民中也有其他民族人员。

国家是怎么建立的呢?无论是欧洲的城邦,还是亚洲的部落,最初都选择了在民众中具有超人智慧和能力的,能够带领族众开疆扩土,为部族提供安全的生存空间,能带领族群抵御外来的侵扰的人作为帝王,族众生存的区域因为要守土保疆,就有了用来打仗的军队。军队需要供养就产生了税收劳役等制度,这样就形成了国家。但是,每个国家的走向又各有不同。公元前753年,罗马城邦因贵族妇女露克莱蒂娅被罗马王国第七任国王的儿子塔克文强奸,露克莱蒂娅将被强奸的事实告诉了自己的丈夫、父亲、哥哥和弟弟,又来到罗马城邦的广场向在场的罗马公民进行了告知,然后自杀身亡。罗马城邦的民众感到震惊,民众感叹的是一个贵族妇女尚且遭受如此凌辱,对平民更可能甚之。罗马民众发誓打破强权,将独裁者永远赶出了罗马。露克莱蒂娅的丈夫和弟弟被罗马百人会议推选为罗马第一任执政官。权利的分割、监督和制衡初见雏形。

中国的民众也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同样具有超人智慧和能力的,能够带领族众开疆扩土,为部族提供安全的生存空间,能带领族群抵御外来的侵扰的人作了帝王。比如早期的三皇五帝、尧舜禹。而在中国民众眼里始终有明君昏君的区分,每个朝代几乎都经历了兴盛和腐败衰落的阶段,造就一片朕的江山,朕为万民造福。此后的几千年里,你方唱罢我登场,改朝换代频繁,民众也一直希望我皇英明,期待万世安康。直至清廷退位,在我国数千年的历史中都未能逃脱这般命运。与罗马相似,因秦始皇的暴政,民众揭扞而起,一些人认为皇位应传给公子扶苏而对胡亥皇位的合法性表示怀疑,一些人则信奉王侯并非天降,刀剑之下,胜者为王。同样的际遇,走向竟是如此天壤之别呀!

国家对于普通民众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是依靠和依仗,是强大的后盾,还是只是一份情怀呢?我始终不能理解那些移民他国甚至加入他国国籍的人士口口声声叫得比谁都响的所谓爱国之心。我也不相信那些动辄给他人扣下不爱国的大帽子的挖祖国墙角的贪官污吏们是真的爱国。

一个国家有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有贵族和平民阶层之分。虽然有时并不那么泾渭分明,作为一个具体的人有时也无法确认自己的身份,更何况这种身份会因时事变化而变得不同。

想到一个国家的时候我们会想到什么呢?是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是德国在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累累罪行?亦或是苏联在卫国战争中的顽强?还是美国科技水平的高超呢?还是印度的歌舞升平(宝莱坞电影)?想到中国呢我们会想到什么?地大物博人口众多?日新月异的变化?交通通讯的高速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业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自从有了国家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国家间的争执与纠纷。中国的春秋与战国时期的数千诸侯国之间的连年征战,欧洲罗马波斯的血流成河,还有数不清的国家内青少年外伤癫痫病好治吗部的党乱与谋杀。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更是造成了人类战争史上最多的人间惨剧,让人们重新来认识国家与国家间的分歧。国家是让人们团聚多了一些,还是制造了更多的骨肉分离呢?

公元前278年,我国第一个爱国主义诗人屈原带着对楚国的无限热爱与惆怅舍身投入汨罗江中。楚国对于屈原来说,大过了自己的生命。陆游“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的哀婉声声,在陆游心中,统一的国家原来是在万事皆空之外的至高存在,难怪他会“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不知1932年,爱因斯坦携妻带子离开自己的祖国德国时的心情如何?

看一本书,了解一些知识,生出了些许感慨!这本《国家的常识》是一本通俗读物,并不是严肃的政治教材,书里的观点也不一定完全正确,但无疑会给人以启迪。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历史是一面镜子,了解别的国家的形式也会让我们眼界变得更宽。国家并不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也不是有国才有家的简单说教,更不是过去的封建王朝之朕的天下。

国家是什么?我们谈论爱国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谈论些什么?我们该怎样去热爱我们的祖国?看似简单的问题,其实做起来还真没有那么容易。不然,就不会有人说爱国从抵制开始了。(程伟)

国家的常识读后感[篇2]

梁文道的书名《常识》,这是来自美国立国时期的托马斯? 佩恩(Thomas Paine)的同名书,这位给自己取名“痛苦”美国之父,难以社会对个人的不公,英国对美洲的欺凌,写出了这本不到50页的小册子《常识》,却卖出了50万册(当时北美不过200万),它唤起了北美民众独立的信念。在今天这本小册子依然被列为“改变美国的20本书”中第一本。梁文道说过:“常识”是我很关心的一个概念。所谓“常识”,就是一个国家、社会的游戏规则,是大家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的东西。他又说本书所集,卑之无甚高论,多为常识而已。若觉可怪,是因为此乃一个常识稀缺的时代。

通读全文,不可否认,梁文道有很高文学素养以及独特的见解和深刻的认识,措词用得好,讲得也很客观,在文章中,他并没有回避时下热点的问题,文章中他冷静而富有理性的观点,对于我们而言,是一剂清热解毒的凉茶。

在民间:政府的好帮手主题下,梁文道列举了在面对天灾时,日本政府迟钝的官僚系统与高质的公民,民间组织的捐献活动进行强烈的对比。同时他又指出在08年次“百年不遇的超级大雪灾中,政府的缺陷与民间社会的的缺席。作者认为在天灾面前,不应该只让有关部门去垄断救助,应该充分发挥民间组织的强大力量。在文章中,梁文道直接指出了政府架构条条块块间的不协,、机制的缺陷,、危机管理的不足与基础建设的脆弱的缺点,这是很多作者都无法做到的。

可以说梁文道是“嬉笑怒骂”皆成文章。他是个斯文不失风趣的读书人,他讲的事情其实并高深,只是常识,至少是现代文明的常识。常识的作用在于解惑。不过,也并非大家经常谈论的东西就可以称为常识。比如现在很多年轻人津津乐道的明星的八卦,绯闻。与“常识”相对立的,应该就是“潜规则”。曾经勇敢揭露“非典”真相的钟南山院士又在两会上放炮,抨击“领导不在讲真话,领导一来颂功德”的会议作风,赢得热烈掌声。这就是大家都熟悉的潜规则,人人都知道是病态的,但人人都要按着这个规则来进行,否则就只有离开这个圈子,而现实又常常逼着许多人不能不参与这个潜规则,这就是“反常识”。缺乏“常识”的我们,就生活在这样野蛮而荒谬的“反常识”中,当然文学就是作者的看法,也是一家之谈:在国耻:向“百年国耻”说再见这个主题下,梁文道举了鲁迅笔下的典型人物代表“阿Q”,“阿Q”确实存在国民的劣根性,这一点无可厚非。但是作者又在书中举了一个例子:有些中国人把某些国家的旅游景点特意以中文书写的“禁止吐痰”警告牌单纯地解读为歧视中国人,梁文道认为以这是一种稍经刺激就立刻动怒的敏感反应,认为这是一种自我贬损的冲动。对于这一点,我非常不赞同。在外国旅游景点中,它赫然用中文写着“禁止吐痰”这四个字的警告牌,若是有其他文字的警告牌还好,但它独独用中文写,这是代表检查癫痫得多少钱什么,这种场景屡见不鲜,如在外国的厕所中,独独用中文写着“请冲水”,这明显是对中国人的素质看不过去,用中文写着告示,诚然写告示的人可能只是出于一种提示作用,但在背后,我们可以看出他们对这种行为的不屑和鄙视,但只是用中文写着,这意义不明而喻。这显然是对中国人赤裸裸的挑衅。有爱国心的中国人都能意识到。但是梁文道却认为这不过是一种自我贬损的冲动,那么当他看到这些字牌,他又有什么想法,就是一笑置之?梁文道在文中提过,他要以“本地人”的眼光去看待事情,但实际上他并不是以我们大陆的角度去写,他更多的还是从一个港台同胞的角度去看大陆。他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大陆人看起来是常识的东西,对于在他们另外一种生长环境里成长里来的人却很难懂。可能也有略带反讽的意味吧。

常识是梁文道在大陆出的第一本书,除了真话,还是真话。不过毕竟一本书写的只是作者的观点,没有人能保证作者自己的观点绝对正确,但是总体来说,有这样的书很好,希望将来有更多这样的书籍,让现代思想的活水来浇灌荒芜的马勒戈壁。

国家的常识读后感[篇3]

拿到厚厚的一本《教育常识》这本书,先是简单翻了下目录,看见上面诸多对老师的要求,给老师的建议,教育的经验,因此对此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看了一下开篇教育常识是人性的常识,教育常识的原点,就是人性常识,也就是对人的天性的认识。教育建立在互相尊重的人性基础上,即使我们教育的对象是特殊的儿童。在这里我就想到了第179页的没有爱就没有教育这章,体会到爱学生的真谛,其实我们教师有几个能做到大爱。难道你就不喜欢听话的孩子,不喜欢学生灵活的孩子,不喜欢干净整洁的孩子,要说不喜欢我觉得就是虚伪。在课堂我们都会为调皮捣蛋的小孩恼羞成怒,回到办公室还会进行激烈讨论与批评。但看了此书,我懂得每个学生其实都有他的长处,我们老师就要去爱他,理解他懂他,进而将其生命的潜能挖掘出来,彰显出来,让孩子得到充分的生长于发展,这是我们对他们的真正的爱。

教育常识还让我知道,孩子是一个“小宇宙”,不要轻视“孩子的宇宙”,它远比“成人宇宙”能量大的多,它每周每天都发生着我们意想不到的变化,教育需要去打破对我们有关孩子的成见,他们都具有潜力的,需要我们去激发:教育引导这我们去凝视与阅读这个小宇宙好奇心与需要及行动。教育提醒着我们要小心翼翼的呵护着每个小孩,尽量让他们保持着一份纯真。其实在教学中,有什么心里过不去的,想想当初的自己,我们可能会换个合适的角度来看待孩子的行为。

看了此书,不得不反思自己的教学,在课堂上是不是还是满堂灌,有没有真正把课堂还给学生,让学生自主的发挥,还是拐弯抹角的让孩子回到我的教学安排上来。对于课堂的教学突发事件的处理又是否得当,课堂上有没有关注到每个学生的状态,关心孩子的心理变化。行为举止是否得当,家长常常会告诉我,“老师您的话抵得上我们十句话“,尤其小学生模仿能力极强,记忆了也不弱,这也是不能小看学生能力的一方面。 在今后的教学中,需要不断学习教育常识,不断总结反思,不断创新,不断丰富自己的教学经验,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小学数学教师。

国家的常识读后感[篇4]

在本书自序《江山不幸诗家幸》里,对书名特地说明了一番,表示绝非有自大之意。他说,一是向前人致意,美国人托马斯?潘恩1776年写了传世之作《常识》,是美利坚合众国独立的奠基文本;二是他认为自己所言皆在常识范围之内,没有故作深刻。如作者所言,“本书所集,卑之无甚高论,多为常识而已”。因为是常识,所有公民都应具有的常识,所以通俗好读,才能使其普及于世,以影响这个“常识稀缺的时代”。 书中所涉常识,我觉得大致有三种:政府与民众的关系,政府与媒体的关系,和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如果你想清晰地了解,在一个合理的构架中,政府应当做什么,公民应当怎么做,媒体又该是怎么一个样子。    《常识》通篇在讲最基本却又最容易被忽略的道理,他的'文字读上去,既不卖弄聪明又十分睿智,既不语言晦涩又文理独步众生。<河池癫痫医院/p>

《常识》香港社会评论员梁文道近两年来撰写的时评评论集,取名为常识,与美国独立时期的托马斯? 佩恩的撰写小册子《常识》同名,自序中可了解其立意,是向美国作家托马斯佩恩致意,归宗于知识分子的传统。而且在书中可以领悟到,在作者的笔下“常识”就是作者所谓的,“被埋在底下,或者跟我们另一些常识相互矛盾,被我们扔到一边去了,可谓缺失的常识”,比如说“潜规则”;

通过对书中的自序部分的阅读,可看出作者出书的目的与托马斯的《常识》的出发点是一样的,都希望让一些想法公之于世,交给“公众”研判思考,再酝酿出变化社会的土壤。 通过阅读,细细思考,会发现作者对问题的思考和分析是那么深刻,不过有意思的是回头看书名,真的就会有一种思维开化的感觉,正如里面所说:观点皆不脱常识的范围。

书中自序有一段话是关于时事评论的,文章写到:只有一种情况能使时事评论不朽,那就是你说的那些事老是重复出现。几年前发生过矿难,评论家费煞苦心地分析它的成因,推介善后的处置,指出杜绝它再度发生的方法。结果它不只没有消失,反而更加频密地发生。如果时事评论的目的是为了改变现实,那么现实的屹立不变就是对它最大的嘲讽了。任何有良心的评论家都该期盼自己的文章失效,他的文章若是总有现实意义,那是种悲哀。除非他那作者的自我要大于一个知识分子的志趣;

仅仅看完书的自序,就会被他深厚的文学素养和敏锐的洞察力所折服,用词信手拈来,例证丰富却自成结构。字里行间中就能感受到作者理性思维的光芒。在作者看来,我们社会通用的所有常识之间是断裂的,没有一个完整的体系,点与点之间存在很大的空袭,导致了不同轻重缓急的矛盾。在文中作者认同人类学家吉尔兹的“常识是一种文化体系”的观点,认为一个地方的人心中的常识不一定也会为其他地方的人所认同,所以作者想力图能用“本地人”的眼光去看、去思考眼前问题,通过这个过程来产生批判的距离,从而唤醒本地人的一些自己可能都意识不到的本地常识。然而读过作者的几篇文章后,能感受到作者仍是以一种略近港台思维方式的角度来观察大陆社会氛围,也许这正是一种反讽吧。这本书的正文部分分为上下两部分,话题涉及到政治、民主、民族、教育、新闻自由、公民道德等诸多方面。上部分是:理解当代中国的七十张关键切片。将中国的问题分为七十个小切片,针对这些问题进行思考并提出自己见解与读者分享。其中,书中谈到国耻这一敏感话题,作者认为中国人到现在还没有勇气放下以前的悲痛、仍旧怀着一代代留下的盲目的悲痛把怨恨撒向如今的他国,是一种自虐的心理状态。如果要治愈这段创伤经验,最好的方法除了是不断要求日本“认真对待历史”之外,也得自己认真对待一下历史。全面放开抗日战争真相的研究报道和教育,建立一个国家级烈士陵园,是自我疗伤的方法。想要与日本促成全面的历史和解,首先要自己与真相和解,舔一舔自己的伤口。政府在抗战结束这么多年来的低调举动,不但无益于历史伤口的治愈,也落后于民情的要求。这些观点都充满着理性,引导着人们正确对待历史。

对于国人的大局观,中国人好谈政治,往往不自觉地把自己放在政府的位置,常常以当局的利益及视角为“大局”,乃至于诡异地忘却自身,居然很乐于牺牲自己的权益去配合“大局”,十分地无私。中国文人更有当国师的传统欲望,尤其容易养成这种不把自我当回事的“大局观”,有时还不限于策论,更要主动充当政府发言人,替官抚民。对于和平年代的反对别国的运动,反对一个国家就是反对那些我们所不满的个体和单元,而反对那些个体与单元就是反对那个国家的全体。对于这种一代表多、多代表一的民族主义逻辑,作者认为这深深影响着我们年轻的一代人的爱国主义观。

这些观点就现在而言仍然具有思维开化之用,当今社会的浮躁之风很需要这些理性的思想来正确引导。??尽管如此,这毕竟只是作者本人的世界观,是他的常识,可是起码反映了一些见解,借用作者的话说,“世界的梦想并不是人人都能会说英语,而是人人拥有普遍的共识”。

国家的常识读后感[篇5]

人类历史潮流充分表明,权力最终能否关进“笼子”,绝非治疗癫痫的比较好医院取决于少数人的主观意志,而是取决于对权力制衡力量的大小。

迈克尔&middot;罗斯金(Michael G&middot;Roskin)是美国当代著名政治学家,在政治科学和比较政治学领域颇有建树。曾著有《政治科学》、《国际关系新世界》、《民主苦旅:四个发展中国家》、《中东政治:文化和冲突》等。

在本书中,迈克尔将国家的历史、地理与当代的发展现状紧密地联系在一起,通过运用比较政治学的方法,深入浅出地对世界的部分典型国家进行观察和描述,从中选取了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俄罗斯、印度、墨西哥、尼日利亚、伊朗这9个国家作为分析的模型,以生动简洁的语言从历史、制度、政治文化、现状、争论等5个方面讲述公民需要了解的“国家常识”。

迈克尔笔下的国家常识,其实是人类经过反复斗争博弈形成的政治文明结晶。虽然各国发展普遍经历了贫穷与战争,但数千年的曲折发展逐渐形成了这样一个颇富共性色彩的脉络,即公权力正在由历史上的帝王独揽,在长期博弈中不断受到制衡和削弱,变得更加可控,正如同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所说的将权力装进“笼子”。

可以肯定的是,权力并不会自觉钻进“笼子”。19世纪的英国历史学家和哲学家阿克顿勋爵在其著名的评论中,总结了英国数世纪政治发展的教训:“权力倾向于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腐败。”

在阿克顿勋爵所处的时代,蓬勃的工业革命大大促进了英国的经济,到了19世纪初,“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时代所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马克思语)。但经济飞速发展的英国,同时面临着陈旧官僚习气的掣肘,社会腐败丛生。迫于资本阶层的强大压力,1889年英国制定了《公共机构腐败行为法》,这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制定反腐法律的国家。与此同时,英国大力加强官僚体制的改革,加大对公权力的约束。显而易见的是,这些限权之举均为英国后来走向强大奠定了坚实基础。

在权力发展的历史沿革中,在美国独立战争和建国中扮演了最重要角色、有着“国父”之称的美国首任总统乔治&middot;华盛顿的“禅让”似乎是一个异数。华盛顿既没有选择如同袁世凯那样回到封建帝王时代,又没有延长自己的任期,其人格魅力当然不容否认,但同时也应看到,刚刚完成独立的美国羽翼未丰,一方面要提防英国卷土重来,另一方面刚刚摆脱英国控制的美国缺乏权力认同。倘若华盛顿贪恋权力,其结果很难说不会令坚持抵御英国的美国人再度陷入内忧外患之中。

历史上,专制极权似乎也曾“灵光一现”。--登上政治舞台后,经济上曾有所起色:从1932年到1937年,德国国民生产增长了102%,国民收入也增加了一倍。但由于权力未能受到有效制约,结果迅速膨胀最终走形,为德国的战败埋下了恶果。同样情形的还有中国近邻日本。明治维新运动虽然使日本在“脱亚入欧”中迅速走向富强,但由于皇室专制权力未能得到有效约束,愚昧效忠专制权力的教化体系将日本最终带上一条军国主义的罪恶之路,先是甲午战争,后又在二战中与法西斯为伍,祸害亚洲诸国,其自身也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遭到原子弹袭击的国家。

本书没有涉及中国,但近代中国的衰落,恰恰是权力未能受到有效约束的负面典型。尽管甲午战争前清朝GDP还是日本的9倍,但实已千疮百孔,不堪一击。也尽管1908年清廷颁布了《宪法大纲》,但同时又规定了超越宪法的“君上大权”,将皇帝当然也包括垂帘听政的慈禧置于法律约束之外。痴迷专制权力的慈禧太后看似也动过改革之念,甚至也被迫同意成立责任内阁,但由于皇族专权,公众分享权力的愿望一再落空。于是,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大清王朝,在辛亥革命的血雨腥风中居然迅速崩溃。

把权力关进“笼子”,这是人类社会发展至今的重要文明成果,也是本书重要意图所在。总之,人类历史潮流充分表明,权力最终能否关进“笼子”,绝非取决于少数人的主观意志,而是取决于对权力制衡力量的大小。对于这样的国家常识,没有谁可置身事外,除非这个国家根本不愿接受这样的基本常识,比如那个曾以天朝自居的傲慢大清。

© wx.emwbo.com  天脉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